汉高祖刘邦去世后,刘邦的妻子吕后趁机独揽大权,并以“临朝称制”的名义行使皇帝权力。吕后掌权期间,一方面不断提升吕氏家族成员的地位,册封了十几个家族成员为王侯。另一方面,她又大肆迫害刘氏皇族成员,刘邦第三子刘如意、第五子刘恢、第六子六友、第八子刘建都被吕后以各种名义迫害致死。其余在世的刘氏皇族成员也惶惶不可终日,生怕哪天噩运就会降临到他们头上。

公元前180年,吕后病危。在临终前她还不忘给吕氏家族巩固地位。她任命侄子赵王吕禄为上将军,统领北军;梁王吕产为相国,统领南军。她还告诫自己的侄子们:“高帝平定天下以后,与大臣订立盟约:‘不是刘氏宗族称王的,天下共诛之。’现在吕氏称王,刘氏和大臣愤愤不平,我很快就死了,皇帝年轻,大臣们可能发生兵变。所以你们要牢牢掌握军队。”同年八月,吕后病逝,终年六十二岁。

吕后去世不久,她的担心很快就成为了现实。朱虚侯刘章(刘邦之孙、刘肥次子)是吕禄的女婿,他从自己妻子那边听闻到了吕氏集团试图作乱。于是急忙将这一消息送往齐国(西汉封国)给自己的大哥齐王刘襄(刘邦长孙),并与刘襄约定里应外合诛灭吕氏集团,事成之后拥立刘襄为皇帝。

刘襄早就对吕氏家族又恨又怕,如今吕后死了,吕氏家族失去了主心骨,正好是铲除吕氏的绝佳时机。二弟送来的消息更是给他大大增强了信心。于是,刘襄任命自己的舅舅驷钧为宰相,中尉魏勃为将军,出动全国之兵向长安进发。同时还发出檄文,号召天下刘氏诸王共同举兵讨伐吕氏集团。

齐王刘襄举兵讨逆的消息很快就在国内引起轰动,吕产以相国身份派开国元老灌婴率军出征,剿灭刘襄。早已对吕氏家族不满的灌婴在领兵到达荥阳后,就秘密派出使者通告刘襄及其他诸侯,商定等待时机共同诛杀吕氏。

吕禄、吕产等人以为派灌婴出征,叛乱的危机应该就会得到缓解,可没想到他们身边的危机却更严重。太尉周勃、丞相陈平等人作为开国元老,一直忠心于刘氏而非吕氏。吕后在世时,他们敢怒不敢言,如今吕后死了,加上诸侯王们纷纷举兵讨逆,他们认为诛杀吕氏的时机成熟了。

周勃、陈平、刘章等人合谋用计获得了南军和北军的兵符,并掌控了南北两军。之后,刘章率先领兵冲进京师,对吕氏一族不分男女老少,都格杀勿论。权倾天下的吕氏家族瞬间灰飞烟灭。

诸吕之乱平定后,原来由吕后册立的皇帝刘弘(西汉后少帝)被大家认定为并非是刘氏血脉,于是将其废黜并诛杀。谁来成为西汉王朝的新任皇帝就成了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当时有三个人都拥有这一资格,他们是刘邦第四子、代王刘恒,刘邦第七子、淮南王刘长,以及率先举兵讨伐吕氏集团的齐王刘襄。

刘恒、刘长是刘邦的儿子,按照父死子继的传统,皇位传给他们两人中的一个似乎是名正言顺。但按照地位来说,齐王的身份却要高过代王和淮南王。而且齐王是刘邦的长孙,继承皇位也完全说得过去。更为重要的是,这次诛灭吕氏家族,多亏了刘襄率先举兵讨伐,才引发了后来的连锁反应。否则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会成为温水中的青蛙,被吕氏家族一个个给收拾干净。因此,说刘襄挽救了西汉的江山社稷也毫不为过。

从三个候选人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刘襄最具备成为皇帝的资格。可是,他最终却落选了。原来,周勃、陈平等元老大臣在经过商议后认为,齐王刘襄母亲家族的势力强大,刘襄的舅舅驷钧更是以暴戾出名。如果拥立刘襄为帝,万一又成了第二个吕氏家族,那就悔之晚矣。相比之下,代王刘恒宅心仁厚,他的母亲也没什么家族势力,是理想的帝王人选。因此,在诸位老臣们的决定下,刘恒被拥立为帝,是为汉文帝。

至于在铲除诸吕行动中立下首功的刘襄。大家只是决定派他的二弟刘章过去告知他朝臣们商定的结果,并令他罢兵回国。刘章拼上了身家性命举兵讨伐,最终却只得到了一句类似“你可以回去了”这样的话,心中的郁闷是可想而知的。一年后,郁郁寡欢的刘襄在自己的封地病逝,年仅29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