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峰微博,issue,菡

王家村有个姓王的汉子,四十来岁,父母双亡,他既无兄弟姐妹,也没老婆孩子,是个独来独往、自由自在的光棍汉。他平时不种地,就喜欢上山打猎、下水捉鱼,由于胆大包天,鬼的筋敢抽,神仙的胡须敢拔,因此得了个雅号,叫“王大胆”。

记得十年前的一天夜里,他“呼噜呼噜”睡得正香,突然听到有人叫唤:“王大胆,快起来捉鱼去呀!山后边白龙潭里的鱼不知啥原因全都浮了头,快去捞些来!”这一叫,把王大胆从梦中叫醒了,一听有鱼,他劲头来了,一个跟头下calando了床,操起网兜,提了个大鱼篓,直奔白龙潭而去。

到了白龙潭,只见石头上坐着个人,还对他说:“王大胆,你看,全是鱼呀!我不会游水,怕下去,所以叫你来。”

王大胆朝潭里一看,果然满潭的鱼,在月光下翻腾跳跃,鳞光闪烁。一见这情景。王大胆好不开心,但他没有马上动手,而是坐下来,拔出烟筒,说:“别急,让我先过把烟瘾再说。”他边说边装上烟丝,划着火柴吸,哪知烟杆子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使劲吸也吸不通。他随手去折身边一根细细的柴棒,想用来捅捅烟杆子再吸,可是那柴棒就是不肯配合,怎么折也折不断。他气得脱口骂道:“娘的,碰上鬼筋啦?我不信,就是鬼筋也要掐断你,看谁硬过谁!”

谁想,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旁边那个人不觉一惊,脱口问道:“你见过鬼筋?”

王大胆说:“当然见过,我捉了鬼,都是先抽筋后剥皮,不然怎么敢称王大胆?”

他话音刚落,只听“扑通”一声,那个我的追美神器人跳进水里不见孽火秦漠飞了,满潭的鱼也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王大胆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个人是鬼呀,是来讨替身的落水鬼,他是想用鱼来引自己下水的。王大胆鼻子里“哼”了一声:“瞎了你的鬼眼!要我上钩?没门!”

这事一经传开,有水坑虐猫人信,塔兹丁苟有人不信,但不管别叫我炸姐如何,反正王大胆的名声更大了。可奇怪的是,从那以后,王大胆不再下水捉鱼了,他专门上山打猎。不过一晃过去十年,他再没碰到过鬼。

这一天,是个雪后初晴的好天气,王大胆运气不错,上山没多久就打到了好几只野兔和雉鸡,外加一只野山羊,拿到街上卖田口久美了个好价钱。他当即走进酒店来了个开怀畅饮,直到日落西山,才尽兴而归。从镇上到他家,有十多里山路,中间还要经过一道长长的峡谷,这峡谷山高林密,人烟稀少,白天都阴沉沉的,夜晚就更是阴森森的了,一般人晚上都不敢从这里走。可是王大胆不怕,他本来就胆大,何况今天又喝足了酒,再加腰上挂着把无锡人文悦溪酒店小斧头,肩上扛着支装着火药和铅弹的猎枪,还有什么可怕的?

王大胆走着走着,一抬头,看到前面有座凉亭,凉亭里孤零零坐着个人,细细一瞧,还是个女人,穿一身蓝衣蓝裤,着一双绣花布鞋,低着头,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大半个脸面。王大胆觉得奇怪:黑灯瞎火的,天气又冷,她一个女人坐在这里干什么?我得问个明白。他于是走上前去,一拱手,问道:“大妹子,天色已晚,你怎么独自坐在这里,是等人吗?”

谁知那女人竟无动于衷,像是根本没听见。

王大胆又开口道:“大妹子,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连鬼都爬得巨大女出来,你一个女流之辈,要是碰上个强人或豺狼虎豹什么的,你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还是快快回家去北田共是什么字吧!”

女莽天娇人这才把头发一捋,抬起头来说:“你这位大哥真好,能陪我坐一会儿吗?”

王大胆虽然看不清这女人的脸面,但从她那柔声细气的说话声判断,定是个眉目清秀、细皮嫩肉的漂亮女人。王大胆这辈子还从来没有单独和女人亲近过,今天这不是天赐良机吗?于是他便笑嘻嘻地一屁股坐到了女人身边,问道:“大妹子家住哪里?”

“李庄。”

“噢,咱同路。今年多大啦?”

“二十六了。”

“怎么,跟丈夫吵架啦?”

女异界之板砖横行人点点头。

王大胆便劝道:“哎呀,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常言道:天上落雨地上流,小两口吵架不记仇。你怎么可以离家出走呢?顾三娘再嫁这不把你丈夫急死吗?听我一句,回去吧,我送你到家。”汤永谦

女人摇摇头:“乡村小桃医不行,我的脚扭伤了,走不了路了。”

这下王大胆挠开了头皮:“这怎么办呢?要么这样,你告诉我你丈夫是谁,我去通知他,让他来背你回家。”

女人还是摇头:“他来了也背不动。要么你大哥行行好,背我一程吧,背到村口就行。”

王大胆当然乐意,背起小女子就上了路。王大胆生来人高马大,背这么个小巧玲珑的女人,可说是大象驮猴子——不费什么劲。但奇怪的是,今天这个女人趴在背上,王大胆却觉得沉甸甸的,而且还越背越重,没走出一里路,竟感觉重得像块大石头。他累得大汗淋漓,直喘粗气,这才猛然醒悟过来:自己背的不是人,十有八九是个鬼。怎么办?

不过王大胆毕竟胆子大,临阵心不慌、意不乱,他把女鬼背到一棵大树下,说:“大妹子,咱们歇会儿,你让我抽袋烟,过了瘾再走。”他说着放下女鬼,扶她坐下,然后自己掏出烟筒,装上烟丝,“嘶啦嘶啦”地抽了起来,一边抽一边想对付这个女鬼的办法。

没等王大胆想出办法来,那女鬼倒是先开口了:“大哥,抽烟究竟啥味道呀?”

“啥味道?你闻闻。”王大胆朝女鬼喷出一口烟去,就在这时,他看见了女鬼的手,那是一双只有骨头没有肉、还留有好几寸长指甲的鬼手。他心里一动,不动声色地问女鬼道:“你闻出味道来了吗?”

女鬼点点头含龙根,说:“香,很香。”

王大胆说:“不但香,抽烟还能长力气,还能壮胆子呢!”

“真的?”

“当然真的,我王大胆的胆子就是抽烟抽出来的。”

“那给我抽几口,可以吗?”

“当然可以,不过我还没抽过瘾呢。这样吧,我这里还有支大烟筒,是刚从街上买来的,让你先用。你抽大烟筒,我抽小烟筒,抽过瘾了,咱们就上路。”王大胆说完便操起猎枪,把枪口凑到女鬼嘴边,“你咬住,我给你点火。”他边说边扣扳机,只听“砰”的一声,女鬼被王大胆打倒在地上,顿时变成了一块棺材板。王大胆一不做、二不休,拔出小斧头“叭叭”几下将棺材板劈开,从中挖出一粒跟蛇胆差不多大小的鬼胆,塞进口中,“咕”一下吞进了肚里。然后他把棺材板柑菜莉纱烧掉,扛起猎枪,像是打了大胜仗的将军,昂首挺姮媞胸地回家去了。

王大胆打死女鬼吃鬼胆的事,又一次风一样传开了,人们听了无不连连咋舌,啧啧称赞。可也有人说:“不得了,吃鬼胆的人,人肉也会吃,对这样的人要当心,切不能交往。”这一说坏了,大伙都把王大胆当作看得见的鬼了,一见王大胆来了,老远就躲开,小孩子见了他,更是逃得远远的。

更加奇怪的是,从此王大胆晚上一出门,走到哪儿都会听到“叽叽叽”的叫声。起初他并没在意,以为那是老鼠见了他害怕逃跑时发出的惊叫,可后来细细一听,觉绑缚得那声音不像是老鼠的叫声,王大胆心里一动:会不会是鬼在叫呀?

王大胆猜得没错,那确实是鬼在叫,因为王大胆吃了鬼胆,鬼见了他当然害怕,所以都像老鼠见了猫似的,一看到他就“叽叽叽”地叫着四下逃跑。

可王大胆怎么也没想到,这人世间竟会隐藏着这么多的鬼!如果大家动手,也许能够把鬼彻李易峰微博,issue,菡底消灭,可现在人们不但不去对付鬼,反而把王大胆当做鬼而避得远远的,王大胆一个人单枪匹马,如何斗得过这么多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