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朋友家聊天,聊到了幼儿园虐童的新闻,他家的孩子远远地听了一句,问:

「爸爸,什么是虐童?」

面对这个不完美的世界,我们总是很难像孩子坦白。犹疑该怎么向他讲述才会不造成伤害。

所有人都愣住了。他爸爸沉吟片刻,说:

「铜,就是青铜的铜。虐就是打,就是敲打青铜的意思。」

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这黑色幽默。其他人努力憋着,似笑非笑的样子。终于有人忍不住笑了。孩子不解,又问:「为什么虐铜要在幼儿园?」

笑意逐渐变成了尴尬。我听不下去了,对孩子说:「你爸爸是骗你的。我们在聊最近的新闻,有一些幼儿园老师,对小朋友做了很不好的事。」

「做了什么事?」

「他们打小朋友。他们是很坏的人。」

「为什么幼儿园老师是很坏的人?」

朋友怒视我,意思是,你看,越解释越麻烦。我只好说:「不是幼儿园老师是很坏的人。只是有几个很坏的人,碰巧去幼儿园当了老师。」

孩子问:「为什么让坏人当老师?」

我说:「我也不知道。现在呢,有很多人都在关心这件事。叔叔阿姨跟你的爸爸妈妈也在谈新八佰娱乐这件事。因为这件事真的非常非常奇怪,大家都想知道它是怎么回事。但我们都还不知道。等到我们知道了,我们会告诉你的。」

看得出,这件事让孩子很不安。他想了一会儿:

「坏人在我的幼儿园当判官归来老师吗?」

我问:「你觉得有没有?」

他想了想,笑起来:「应该没有吧!」

他就又去玩玩具了。

朋友说:「你可真敢讲,他还不到五岁!」

我察觉到自己有点越俎代庖了,只好向他道歉。我说:「我刚才有点焦虑。总担心你撒谎撒不圆,而且他万一从别人那里听到了呢?别的小朋友说出真相,他会怎么想?爸爸在骗他,虐铜其实是虐童。那不是更恐怖?」

我知道不该最感人的现代祭父文介入别人的家庭事务。但我恐怕还是对说谎这种方式有一点过敏。也不是道德方面的顾虑,主要从效率来说,说实话才是最简便的办法。因为不必费心去撒更多的谎,或者一个谎言被戳破以后,还要做无穷张千载高谊的解释。

朋友闷闷地说:「你不用道歉,我知道你做得对。这些话是该早一点说开。我只是心疼现在的孩子,小小年纪,就要接触这么残酷的社会。」

他叹了口气:「美国电影都还要分级呢!」

他这句话,让我陷入了沉思。

我一早就打算写一篇文章,聊聊说谎的话题,特别是在养育的关系中。因为我们常常有一种迷思:「小孩子骗一骗没关系,反正他也不懂事」,很多成年人都不介意对孩子使用谎言。但我是不主张说谎的。平生最自豪的事之一,就是从来没骗过我女儿。我女儿也知道,经常对人说:「我爸爸从不骗人」。

我想用自己的经验说,有什么事情是说实话解决不了的吗?非要说谎不可?有时候,就为给孩子多喂几口饭,「再吃一口,吃完这一口就不吃了」,然后只过几秒钟,「刚刚那一口太小了,不算,要吃完一大口才算」。

真当孩子是傻的吗?

还有啊,抱孩子抱累了,放他下地自己走。「自己走回家,就允许你吃一个冰激凌」。回到家之后忽然想到:「糟糕!家里没买冰激凌」……

这都是分分钟就揭穿的谎言啊。你要他自己走,直接说出来不行吗?

我本来想在文章里面说,谎言是弱者的武器。你的需求,害怕人家不同意,不接受,你又承认自己通过常规渠道是战姬绝唱axz搞不定对方的,才要说谎。

因为搞不定,只好骗啊……骗合作,骗谅解,骗财,骗物,包括欺骗感情。然而,不骗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你可以实话实说啊,你想要什么?对方可能会拒绝你,但你还可以再想办法争取啊。你跟对方是互相信任的伙伴,实话的力量就在于此,它足够诚实。你让对方看到「你」,这比什么都重要。

我想举一些例子,告诉大家,很多事情不用说谎也能办到,说不定还能办得更好。小时候说谎,是因为不敢告诉父母自己考试不及格,怕他们失望融水老子山。但如果勇敢一点,直接跟父母一起面对呢?——让他们早一点失望,接受你不擅长学习的事实,又能糟到哪里去?反正他们迟早也是要面对这个事实的。

有些问题之所以一直是问题,就因为它一直不能见光。我们怕它变得更糟,但是真的见了光,暴露出如实的面目,也许倒是一个改变的契机。

我想说,成年人也一样,可以直接对孩子鈴木承认自陈杏村己的需求,和自己的无助。可能你说出来了,才会发现这样是最简单的。「爸爸妈妈在努力工作,但我们的钱不够买大房子,不过,我们住小房子里还是很开心对不对?」这比告诉孩子:「爸爸妈妈挣的钱都给你买饼干了,才没钱买房子」,要好得多吧?

喂饭有什么难的?把主动权交给孩子啊:「你什么时候感觉饱了,我就停」,同时提吴莫愁被百事开除了供一点参考意见:「确定吃饱了?闻人臻顾暖爸爸妈妈总怕你会饿。」

不想抱孩子走,就直说啊:「我很累,不抱你。」

真正难以面祝圣武律师对的是自己吧?当孩子哭着闹着耍着赖,缠上来非要你抱的时候,你能不能处理好自己的内疚,对他说:「我知道你很不想走,但是我也没办法。」承认自己「没办法」是很难的,像是在说自己不够好。说谎可以回避这种感受,它的潜台词是:「我们之间不存在矛盾……在你发现我骗你之前。」

但现在我犹豫了。我在想,或许有一些睿晟无水文吧谎话是对孩子必要的?

回过神来,我的朋友们在议论电影的分级制度。

「那又不是说谎,」一个朋友说,「你就可以很坦诚地告诉孩子啊,这些电影不适合小朋友看。你看,有些东西是存在的,我们不否认它的存在,但我们不让他看到,是为了保护他。这个态度不能算是哄骗,我们是诚实的。」

「但生活不是电影,生活是不会有分级制度的。」

「你还是可以告诉他:大人在聊的这件事,不适合让小朋友知道。」

「他会奇妙小镇全集154集问:为什么不适合?是什么事?」

「你就说,是一些正常生活里没有的事情,很恐怖的事。」

「他会误入嘉约问什么是恐怖?」

「比如说,有人被伤害了。」

有人插嘴:「伤害可不是正常生活里没有的事,小孩也要了解伤害。」

「你说的是正常伤害,但是非正常的呢?」刘阿柔

「你凭什么断定什么是非正常?」

我听着他们的议论,心里在想:是这样吗?我们这些大陈良娣人在这里七嘴八舌,是为了给孩子编织一个「正常世界」的幻梦吗?信息理所应当是要分级的,但是由谁来分呢?是大人吧。大人替他们决定,什么事情是他们可以了解的,什么是不可以的。这样是为他们好,有助于他们的健康成长。这是对的吧。

好像也没什么不对,我说不上来。在吃饭或者冰激凌这些事上我可以坦然,但想到那只是在我界定的「正常世界」里的诚实,就有点泄气。

世界总有不正常的一面迎全运征文,我怎么办?

这个冬天很冷。有些事,我没跟女儿说。它们也超出了我的承受能力。

我不想让她看到这些事。我知道,这是因为我想要保护我的孩子。而我没有其它保护她的方式,能做的就只有挡住她的眼睛,不让她接触到这些事的存在。我想,所谓的「正常」和「不正常」,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此。正常的世界就算是不安全的,我也不必挡住孩子的眼,就可以告诉她:这事我能搞定。

而不正常的世界,是我们成年人也不知道怎么办的。

我想起了电影《美丽人生》,那里有一个全世界最大的谎话,把集中营里的一切苦难说成了一个游戏——但谁又忍心责怪那个父亲不诚实呢?

如果可以说实话,他又何必说谎?

我又想,我们真正不想让孩子面对的,恐怕还是我们无法面对的那部分自我。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中,我们毕竟还是太渺小,太怯懦,能控制的事太少了。我们可以绘声绘色地对孩子讲,小红帽是怎么被大灰狼吃掉的,因为我们可以说:「那只是童话故事」,「这种事现在已经不会发生了」。而那些我们不愿意面对的东西,我们谁能保证它不会发生,以及,不会发生到自火云端观后感己身上呢?

我把这些想法说出来,朋友们表示赞同。

一个朋友说,想明白这一点,他就知道该怎么跟孩子讲这些事了。

我们问他怎么说,他苦笑:「你是怎么面对自个儿的,就怎么面对孩子呗。有些事发生了,我们都没法跟自己交代。对孩子说个谎,能咋地?」

有人不同意:「毕竟逃避不能解决问题。」

正说着,朋友家的孩子又来了,问:「你们还在说坏人的事吗?」

我们互相看了一眼,忍不住笑起来。朋友把他儿子抱上膝盖坐着:「是的,坏人很可怕,我在跟叔叔阿姨聊,有什么办法把小朋友们保护好。」

他儿子似懂非懂:「你会保护我的,对不对。」

朋友说:「当然!」

他儿子问:「坏人是怎么进幼儿园的呢aplusvable?」

朋友说:「不知道,但我们会把这件事弄清楚。这个问题不用你考虑,因为这不是你的错,是大人的世界有问题。大人也在商量更好的办法。」

朋友又补充了一句:

「爸爸一定能找到办法的。」

一永恒国度,1亩等于多少平方米,奔驰g65圈人都点头附和,好几个人轻轻叹了口气。大家的想法都差不多。既希望他是认真的,又觉得,这多半也是用来哄孩子安心的谎话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