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本文转载自《知识分子》,欢迎参加文末谈论。

假如有人对你说,改动自闭症患者的触觉感触能够缓解其在语言和交际方面的妨碍。你的榜首反响或许会觉得这是一个天方夜谭式的梦想,不怎么靠谱。

但是,哈佛医学院大卫·盖奇(DavidGinty)教授2019年8月8日发表于《细胞》(《 Cell 》)杂志的最新研讨,却为以上医治自闭症的新思路供给了理论上的支撑。这项研讨提出,外周感觉神经中枢的反常或许是导致自闭症的病因,并且在多个小鼠自闭症模型中腹腔打针γ-氨基丁酸受体激动剂四氢吡啶甲酸 (isoguvacine)都表现出对自闭症相关症状明显的缓解作用。[1]

自闭症在人群中发作的概率为1%~2%,患者常会表现出语言和交际方面的妨碍。惋惜的是,人们至今关于自闭症的构成机制仍缺少明晰的了解,能有一款明显缓解自闭症症状的药物也还仅仅夸姣的希望。[2, 3]

看过电影《雨人》的读者或许会对影片中的一个细节有形象:达斯汀·霍夫曼扮演的雷蒙无法忍受旁人细微的触碰,甚至在有人触碰的情况下会站立不稳。这其实展现了医生在长时间临床实践中所调查到的一个独特现象:自闭症患者关于细微的触碰往往会表现出过度的灵敏。[4]

2016年,大卫·盖奇团队意外地发现,小鼠模型中自闭症相关基因 Mecp2 和Gabrb3 的骤变会损害一部分担任感触触觉的背根神经元功用,这提示外周感觉神经中枢反常或许会诱发自闭症的发作。[5]

在大卫·盖奇团队最新的研讨作业中,研讨者在外周神经系统对另一个自闭症相关基因 shank3 进行条件敲除的杂合体小鼠中,调查到在大脑感觉皮层发作了类似于 Mecp2和 Gabrb3 骤变模型的按捺性中间神经元发育妨碍,一起小鼠也表现出烦躁、触觉感触反常等类似于自闭症患者病症的表型,这提示不同自闭症相关的基因骤变或许都是经过过度活化外周感觉神经元的方式诱导自闭症发作的。

假如外周感觉反常是导致自闭症发作的原因,那调理外周神经元的功用是不是能够作为医治自闭症的新思路呢?为了验证这一点,研讨者在自闭症疾病小鼠模型中,产后对其进行继续的腹腔打针 γ-氨基丁酸受体激动剂四氢吡啶甲酸,调查到小鼠的触觉康复、焦虑程度减轻。

“根据本研讨,咱们提出在产后发育的前期增强背根神经元的 γ-氨基丁酸受体信号是一个医治自闭症的新疗法。” 大卫·盖奇教授在论文的评论部分写道。

“这项研讨最大的立异之处在于,研讨者发现自闭症若干遗传骤变或许是导致了相同的病因——外周感觉神经元的过火活泼。” 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神经生物学系副教授罗文琴告知《知识分子》,在这项最新的研讨作业中,盖奇教授团队在2016年作业的基础上增加了更多自闭症相关的动物模型,做了更多功用增强的弥补试验,调查了大脑感觉皮层的表型,以及尝试了用药理学办法进行疾病干涉的试验。

现在,大卫·盖奇教授正在与波士顿儿童医院的 Alex Rotenberg 教授、贝斯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的 AlveroPasqual-Leone 教授协作,尝试用 γ-氨基丁酸受体激动剂对自闭症患者进行医治。[6]

针对这项研讨在临床转化方面的远景,罗文琴则持相对慎重的情绪。“小鼠模型与实践自闭症患者之间的差异需要被考虑——即咱们要认真考虑小鼠的行为能在多大程度上反响自闭症患者饱尝的苦楚。此外,在Mecp2 范畴,人们惊讶的发现在多种细胞类型中回补表达 Mecp2 都能缓解自闭症相关的表型,这无疑促进咱们考虑,研讨者使用动物模型在研讨如自闭症这类杂乱疾病时对小鼠行为所作出的阐释是否合理。” 罗文琴说道。

参考文献:

[1] Orefice et al. (2019). Targeting Peripheral Somatosensory Neurons to Improve Tactile-Related Phenotypes in ASD Models. Cell 178, 1–20

[2] Sunet al. (2019). Autism prevalence in China is comparable to Western prevalence.Molecular autism, 10(1), 7

[3] Baioet al. (2018). Prevalence of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Among Children Aged 8 Years - Autism and Developmental Disabilities Monitoring Network, 11 Sites,United States, 2014. MMWR Surveill. Summ. 67, 1–23

[4]Wigginset al. (2009). Brief report: sensory abnormalities as distinguishing symptoms of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 in young children. J. Autism Dev. Disord. 39,1087–1091.

[5] Orefice et al., (2016). Peripheral mechanosensory neuron dysfunction underlies tactile and behavioral deficits in mouse models of ASDs. Cell, 166(2), 299-313

[6]https://www.sfari.org/2017/12/01/a-conversation-with-sfari-investigator-david-ginty/

《知识分子》是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兴办的移动新媒体渠道,致力于重视科学、人文、思维

责编|汤佩兰

版面|刘登辉 刘紫霜

本文来源于《知识分子》,已获权转载;

投稿及爆料:

denghuiliu@caixin.com

商务协作:Fiona 18612891987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