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的东线战场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陆上战争,也是我非常喜爱的历史题材,年少时从阅读《战争与和平》开始,北方辽阔的俄国和苏联就成为年少时精神的故乡。

二战东线战场从1941年开始到1945年结束,期间苏德两国经历了从友好同盟到种族战争的剧烈转变,刚开始德军节节胜利,兵临莫斯科城下。苏联从危在旦夕的境地绝地反击,中间经历了1942年到1943年的拉锯战,再后来红军1944年进入战略反攻,最后柏林陷落,从此第三帝国在一片废墟中走向灭亡。宏大的背景故事赋予了模型制作爱好者丰富的想象主题和可歌可泣历史瞬间。

这个模型场景是和发表与2017年模型世界11期的《会师1939》场景是一起构思和进行的,前前后后经历了七八年的时光。借着福建省第三届模型艺术交流赛的东风,将酝酿多年的场景呈现给大家。

接着1939年的苏德会师场景,德军在1941年对东线的红军进行了突然袭击,在德军装甲师的凌厉攻击下,红军丢盔卸甲,这一时期的战争以德军为主导,进行的异常顺利,历史上德军宣传机构,普通军官和士兵留下了大量的战地照片,仿佛又一次横扫西欧的战争。我常常想面对昔日的盟友,那些曾经在波兰境内交换过礼物的军官们,他们在草原上又是否会重逢呢?那一定很有戏剧性吧。

“猛烈的撞击一辆俄国T-34坦克后,一个突击炮组人员--他们中的两个在这次撞击中头部受伤-用杠杆撬开炮塔,并拖出一名坦克手--布良斯克-维亚济马包围战673000名被俘苏军之一。”《时代生活丛书,第三帝国 巴巴罗萨》

T-34坦克的出现令高歌猛进的德军装甲师大吃一惊,在德军列装的三号短身管的突击炮无法击穿这种坦克,这种坦克划时代的前倾装甲设计令所有在服役的德军坦克相形见绌。

被俘的苏军军官在和德国军官们抽烟,这种彬彬有礼的交流气氛--和后来的野蛮残忍形成鲜明的对比。

宏大的叙事终归要具体落实到鸡毛蒜皮的淘宝经历,从购买材料收集素材,花了两年时间,期间又有俗世尘劳,2018年咬牙完成这个场景,总算是一了夙愿。

威龙的兵人加了树脂头像,参考吉冈和哉的《场景模型制作教范》的教程,用蚀刻片对兵人做了细部处理。

Miniart的苏联坦克兵,重点表现苏联红军的三个人物1服装整齐在拿烟的苏军车长,2受伤被医治的苏军3被拖出T34坦克炮塔的坦克炮手。

作为制高点的木制电线杆延申了场景的空间,采用三角形人物构图,引导视线从三个苏军士兵的位置来回变化。焦点是T34坦克炮塔上被扶出来的苏军坦克手。

从战壕的视角看,T-34的路轮随着地形起伏。拿着苏军14.5mm反坦克枪的士兵,在招呼医疗兵将受伤的战友搀扶到摩托车上,医疗兵的表情严峻,搀扶的士兵头部受伤一副痛苦的表情。袍泽之情溢于言表。甚至可以看到蜘蛛网的细节。绿色的草原蜥蜴探出头来看热闹。

战争初期德军推进得异常顺利,按照国防军参谋部的计划在莫斯科庆祝圣诞是可以预期的。(没有希特勒的智慧参与的计划实现的越完满对最高领导人的挑战也就越严重)虽然苏联没有签署《日内瓦国际公约》,国防军对待战俘的态度在初期比较人道。

满满的战地运输,国旗有点亮,消光有点不足

战壕一景

自制木梯

加了蜘蛛网和小蜥蜴

按照片处理的焦点,可惜没拍到苏联红军的表情

牛逼的14.5反坦克枪,袍泽之情

地形基本成型

用米格油画渲染

树脂的木箱

摆了一下推敲

树来源现实,现场采风

用超轻粘土和轻木作的战壕

原来构思的T34早期型号炮塔,用的是金属炮管和树脂炮盾,然而太拥挤没处放

拙作前后历时七年,2019年1月6日赶在比赛开始的当天上午赶制出来,在第三届福建省模型艺术交流赛中有幸获得了场景组一等奖,感谢福建厦门的模友,厦门龙鳞模型蟹君,此次参赛新认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同好,又见到了许多两年未见的熟悉的面容,人生很短,想做的模型很多,感谢同行。

图文作者 zhicun